位置:首页 > 内地明星 >

陈数示范最佳女主角 畅谈戏剧人生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8-12-12 19


本届白玉兰“视后”候选人孙俪


本届白玉兰奖评委陈数

 

   荧屏上,她是《新上海滩》中风情万种的交际花方艳芸、是《铁梨花》中豪情刚烈的乱世女豪杰、是《夫妻那些事儿》中独立干练的白领精英林君;生活中,她与钢琴家赵胤胤成为人人羡慕的模范夫妻。去年的白玉兰“视后”陈数,今年作为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的评委华丽归来,接受本报记者的专访,畅谈戏里戏外的戏剧人生。

  奥斯卡为“视后”立标杆

  记者:去年你问鼎白玉兰“视后”,今年则是作为白玉兰奖的评委来参加电视节,心态上有什么不一样吗?

  陈数:之前我入围白玉兰奖三次,很荣幸去年的白玉兰奖我获得了“最佳女演员奖”。这是对我很重要的一个肯定。此次获邀担任评委,更是一个很重的责任。经历过自己作为候选人来等待最后的评审结果,我更能体会一个演员期待被评委们或者被组委会认可的心情。但同时我觉得作为一个已经在电视剧领域发展了十几年的人,我也会对各种类型的剧目、不同演员的表演风格以及他们的变化,有自己的态度。我相信这种专业上的积累一定可以帮助我,比较客观公正地来对待这一次的评委工作。

  记者:在你心目中什么样的女演员算是“最佳女主角”呢?有没有什么标准吗?

  陈数:标准是无法界定的。奥斯卡其实给我们示范了什么叫做“最佳女主角”,比较简单的两种,一种是奥黛丽·赫本,演《罗马假日》那样的,一个很棒的角色,很棒的电影,和一个如天使般的女演员,哪怕我们认为她只是本色出演,可是她和那个角色的匹配太完美,无法复制,你必须要给她一个奖项来纪念她所存在的经典。另外一种就是,你一定会有其他的银幕形象,你可能本身的特质是这个样子的,但是你完全摒弃自我,来重新塑造一个可能离你很遥远的一个新的角色形象,那就可能给你一个充分的机会来展示所谓的演技。当然还有其他种,我就不在这里一一重复了。

  “撞”题材贵在拍出新角度

  记者:当评委,会花大量时间看剧,你每天还在拍戏,时间上面怎么分配呢?

  陈数:努力挤时间吧。我现在在剧组拍戏,每天来回路程可能要一个多小时,我的车上有一个小的DVD,我就路上可以看一两集参加评选的片子。

  记者:今年有《裸婚时代》、 《双城生活》、 《水浒传》、 《誓言今生》、《我是特种兵》、 《幸福来敲门》 、《悬崖》、 《中国地》等各种题材的作品获得提名,作为评委,你有没有比较偏向于哪一类题材?

  陈数:我很高兴我国内地电视剧市场已经进入一个成熟阶段——你会发现不同类型的电视剧的作品,都有非常好的表现。就我个人而言,不同领域的风格我都会很喜欢。作为演员,我已将内地电视剧市场主流的几大类电视剧都演过了,也都获得了还不错的成绩。因为亲身经历过,了解这种类型的剧目应该怎么表演,怎么拍摄,怎么创作,所以当今天有很多作品摆在我面前让我给予评判的时候,我想我也能够凭借经验来发表一些见解。

  记者:你出演过像《暗算》、《铁梨花》、《夫妻那些事儿》这么多热播剧,近几年基本上都是谍战剧、家庭剧充斥着荧屏,你对这样题材的电视剧有什么看法?

  陈数:电视剧关键不在于哪种类型,而是做得好不好,我相信今天的观众也很成熟了,他们看到了越来越好的各种作品,也在提升欣赏眼光。比如说,我最近演的《夫妻那些事儿》,这种家长里短的戏肯定很多,但是我觉得这个作品从一个新的角度,引出了新的话题,同时可能在轻喜剧方面有了比较有趣的新尝试,让大家看得很高兴,就是我们创作者非常愿意看到的很欣慰的一种结果。

  婚姻生活带来新感悟

  记者:你个人在现实生活中已经为人妻了,社会角色的转变是不是能帮助你去诠释这样家庭题材的电视剧呢?

  陈数:我必须承认,我自己的生活为我演这部戏带来了很多新的感受,而那种感受的确可以给我更多的生活素材、更多的真实情感、更多关于人生和生活的态度,然后注入到剧中来。

  记者:你不算一个特别高产的演员,你对接戏有什么原则和标准吗?

  陈数:好剧本,有趣的角色。同时我觉得不会让自己有很明显的重复感,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有没有新的创作表达,并且这种表达可能将来会给观众们带来新的感觉,这是我最关注的。